糖网 产业链 中缅边境“糖城”耿马:将甘蔗“吃干榨尽” 发展两国“甜蜜产业”

中缅边境“糖城”耿马:将甘蔗“吃干榨尽” 发展两国“甜蜜产业”

广告位

广告位

中新社记者 缪超

食糖、酒精、可降解餐具、青储饲料、化妆品、生物板、石墨烯……记者8月7日走进云南省临沧市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,看到琳琅满目的甘蔗衍生品。耿马县种植甘蔗制糖历史悠久,近年来当地正发展物尽其用的全产业链,将一根甘蔗“吃干榨尽”,为中缅两国边民蹚出“甜蜜产业”。

耿马县地处中国西南边陲,与缅甸接壤,这里光、热、水、气资源充足,全县92%的耕地分布在亚热带,较大的昼夜温差有利于甘蔗糖分的积累,是中国糖料蔗核心基地县之一,是国家糖料生产保护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新中国成立以来,耿马县的甘蔗产业得到了长足发展。从1958年的0.2万亩到今天的41万亩总产量200多万吨。耿马县副县长张经伟告诉记者,“近十年来,耿马甘蔗产业种植技术逐步辐射到缅甸,在缅甸北部带动当地人‘替代种植’近11万亩。”

与耿马县接壤的缅甸北部,处在金三角地区范围内,罂粟曾是当地贫苦农户能够挣钱的主要种植物。2010年,投资建设日处理1万吨甘蔗的耿马孟定南华糖业公司,开展了以帮助境外农户种植甘蔗等经济作物为主的“替代种植”工作,从治理贫困的根上,消灭罂粟种植。

当前,耿马甘蔗的收购价格在每吨400元(人民币,下同)到450元左右,缅甸甘蔗的收购价格也能达到近400元。“替代种植”为中缅边民共同创造出一个收获“甜蜜”的产业。

为守护和发展中缅“甜蜜产业”,耿马县近年来逐步发展物尽其用的全产业链,将一根甘蔗“吃干榨尽”,使甘蔗发挥最大效益。

“其实甘蔗全身都是宝——通过加工生产出原糖和白砂糖,进而延伸出更多的糖制品,用蔗梢提取物生产出化妆品,用蔗渣生产生物板,用甘蔗纤维素加工生产出纸、可降解餐具,用滤泥生产出肥料……”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办公室主任钟晓荣告诉记者,围绕“一根甘蔗吃干榨尽”目标,耿马县发展上中下游联动的蔗糖产业链,形成了“糖、酒、纸、饲、肥、药、化妆品”7大类34个产品的产业格局。

“我们利用甘蔗废渣制造可降解餐具,出口美国等地。”绿赛可新材料(云南)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乔兴鼎对记者说,他们公司在2019年落地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。“可降解餐具市场前景广阔,我们的订单已经排到2024年,希望耿马能提供更多甘蔗废渣原料。”

钟晓荣介绍,耿马县通过打造甘蔗全产业链,实现蔗农人均年纯收入增加7000元。2020年至2021年榨季,甘蔗产业实现综合产值88亿元,甘蔗占到全县经济规模、财政收入和农民收入的半壁江山。“我们的全产业链产值近期规划是100个亿,2025年要达到200个亿,最终实现带动中缅两国边民共同致富。”(完)


 

 

 

 

云之糖

云之糖

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,不代表yntw.com糖网立场及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ntw.com/2022/08/21709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6-1760883084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#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8:30,节假日休息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